水瓜蘑菇番茄

水瓜蘑菇番茄

23 5月, 2021

同行?

通融?

听到秦风这番话,站守在大门口的两个保安不由一愣,随后双双对视,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秦风见状表示困惑:“们笑什么?”

保安急忙收敛笑容。

其中年纪稍大一点的保安看向秦风,忍着笑意道:“先生,您说是保安,这简直比您说您是这大厦的一份子,还要更夸张。”

秦风哑然:“怎么就夸张了呢?我说的都是实话啊。”

“先生,您就别忽悠我们了,我们就是打工的,都不容易!”保安道:“您看您,一身奢侈品牌,一件衣服就足够保安一年不吃不喝的工资了,甚至还不够,您说您干过保安,谁信啊?”

秦风一头雾水,这年头说实话还没人相信了?

另一个保安则是说道:“先生,您是想进去找某位大佬说事的吧?要不您在这里等会儿,我们替问一问那位大佬?我们这幢大厦情况特殊,确实是不能放陌生人进去,不然要是出了问题,我们俩可担待不起啊!”

秦风:“……”

这啥意思啊?

清新紧身牛仔裤美女夏日海岛写真

显而易见,这两个保安是将秦风视为来风暴联盟求人办事的人了,这样的人应该有不少,一般都是穿着得体有些身份,但却也远远不是无所不能的大佬。

秦风挠了挠头,无奈下只好给秦薇打电话。

却还没来得及拨出号码。

“秦爷?”

身后,却是忽然传来一个疑惑又惊喜的声音。

秦风愣了愣,不由转头看去,看到的是一个雍容美妇,年龄应该三十出头,穿着性感惹火,身材丰饶曼妙,极其的具有韵味。

秦风不认识她。

门口的两个保安,却是很认识这个美妇,看到她的到来,两人急忙低头:“赢总好!”

被称呼为赢总的女人对两个保安笑了笑,算是回应,一边则是径直的朝着秦风走来,妖娆的身姿就如水蛇一般,勾心夺魄。

“秦爷,您怎么来了?天呐,赢盈真是太荣幸了,有生之年,居然还能见到秦爷的真人!”赢盈来到秦风面前,满脸的惊喜和仰慕。

见此一幕,两个保安瞬间惊呆了。

秦爷?

这个自称当过保安的年轻男人,就是秦爷?

风暴联盟的创始人,绝代天骄秦爷?!

刹那之间,两个保安直冒冷汗。

这不完犊子了?

他们居然将秦爷拦在了门外?找死啊!!

而秦风则是下意识的在赢盈身上打量了几眼,有些意外:“就是赢盈?”

赢盈诧异:“秦爷知道我?”

秦风笑了笑:“赢氏集团创始人兼任董事长,十三岁出社会创业,白手起家做到今天这个放眼华南,都屈指可数的成就,但凡是在华南生活的人,都不会不知道。”

“那还真是在秦爷面前献丑了呢!”赢盈掩嘴一笑,顿时间魅惑众生:“比起秦爷,赢盈的那点小成就,可是一点都上不了台面。”

秦风笑而不语,虽然赢盈很好看也很有魅力,尤其是那股美妇的味道极为难求,但秦风对她还真没多少兴趣。

如今这局势,他都老腰难保了,哪里还敢对别的女人有心思啊?

但赢盈区区女人白手起家走到这一步,又岂是一般人?聪明的她,不会让话题中断从而产生尴尬。

赢盈一脸让人如沐春风的柔笑:“这风暴联盟成立以来,秦爷似乎就没有公开露过面,今儿个的,怎么亲自来了?而且还站在这门口不进去,是要等秦薇盟主么?”

秦风笑道:“是要找她来着,正准备进去了,结果被这两位兄弟拦了下来。”

两个保安瞬间脸色煞白:“秦爷……”

赢盈则是瞬间黛眉一蹙,冷冷的瞪向那两个保安,呵斥道:“们怎么回事?秦爷也敢拦?不想干了还是不想活了?”

两个保安吓尿了,这特娘的谁顶得住啊?

一份工作,丢了也就丢了,大不了再找一份。

可眼下是要丢工作的问题吗?

是生死的问题啊!

秦爷,何许人也?

羊城的天。

甚至,是整个华夏的天!!

得罪了他,那是一个什么概念?

他甚至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,主需要一个眼神,就有无数大佬扑前继后的跪着求他,给他们一个为他效劳的机会。

在他面前,他们两个保安,那是何等渺小?

两个保安大惊失色,极致的惶恐之下,就欲

直接跪下求饶。

秦风的却是忽然出声道:“不用这么凶,他们又没做错什么,反而还做的挺不错,尽忠职守,该奖励才对。”

保安:“……”

赢盈:“……”

几人的目光纷纷聚集到秦风身上,瞧着后者脸上那和煦如阳光的笑容,不禁错愕了好半晌。

这个秦爷,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啊!

站在那个高度的男人,不应该是视苍生为草芥,根本不在乎他们区区两个保安生死的吗?

怎么……他们阻拦了他的脚步,他反而还要奖赏他们?

没等几人回过神来。

秦风便拍了拍两个保安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不用怕,我还不至于那么小气,好好干吧。”

说完,秦风抬脚便往大厦里头行去。

赢盈也是回过神来,深深的看了秦风的背影一眼,而后看向两个保安低声说道:“下次注意点!”

提醒一声吼,赢盈便紧紧的追上了秦风。

独留两个保安杵在门口,面目呆滞,大脑空白。

这是发生了什么?

我是谁?

我在哪?

这个世界,和我想象的好像完全不一样啊!

……

叮!

电梯打开,秦风跨步走了进去,赢盈紧紧的跟了进来。

秦风微微一愣,转头看向赢盈。

赢盈莞尔一笑,毕恭毕敬的笑道:“秦爷若是介意,赢盈可以立马出去。”

“不介意。”

秦风笑了笑,伸手按了顶楼的按键,秦薇就在这座大厦的顶楼。

赢盈却没有动作。

秦风不由疑惑:“也去顶楼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赢盈笑道:“顶楼是秦薇盟主的专属地,我们可没有资格上去,平时我都在十七楼,这不是怕按了十七楼后,中途电梯停一下,影响秦爷的心情嘛,所以我还是先跟您到顶楼,再回十七楼好了。”